当前位置: 许由新闻 > 综合 > 论中国画的“空灵妙境”

论中国画的“空灵妙境”

2019-12-04 21:21:40   人气:3245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丝绸水墨画《汉杜江雕》(37x29cm厘米)。

没有绘画的一切都变成精彩的境界——论中国画的“空灵精彩的境界”

作者:匿名

画家经常有这样的经历:要画一幅画,首先要有一个概念,然后用笔墨,这意味着画的灵魂,笔墨就是画的外观。画家们总是用意义来使笔墨生气,笔墨生韵,意义生韵,而韵是绘画的生命。因此,在绘画中创造“意境”成为艺术家们努力的第一件事。

注:马援的《汉江独自垂钓》不仅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而且生动地描绘了南宋老百姓的生活状况,使千年后的今天的人们能够理解古代的垂钓文化。不幸的是,这个原本藏在北京颐和园的稀有国宝在1860年八国联军入侵大清王朝并放火焚烧颐和园时被日本占领。它现在藏在东京国家艺术博物馆。

什么是“意境”?这是绘画中的情调和境界。“意”是艺术家的审美体验和审美情感相结合的审美意象,“环境”是一种趣味盎然的自然景观。一般来说,意境是指画家将客观事物的本质和兴趣融入到画家的思想感情中,通过画家的艺术独创性达到表达情感和场景的状态,从而产生特殊的艺术感染力。情感与风景的交融是意境的基本特征。阿清人王夫之说:每一个场景都是两个,现实是分不开的。上帝和诗人与浩瀚和谐相处。有技巧的人有一个爱的中间场景,一个爱的中间场景,一个爱的场景,一个爱的场景。平易近人的王国维更直接地说:情感离不开风景,所有的风景语言都是情感语言。山水画家都有这样的创作经历:画山水时,最重要的是要有山水气质并获得它的气质,山会拥抱起起落落,如坐在高处凝视天空,在画家的眼中微笑,夏天生气,秋天化妆,冬天睡觉,晚月入眠,日落荒凉,自然的山自然是人的自然,也就是画家的自然,山的感觉是我的感觉。风景是无性的和无情的,但是人类是有感情的。我对风景的看法是感性的,风景是无法表达的。因此,画家们用自然景观的形式来写自己的感受。因此,他们创作的作品是自然的,而不是自然的。

注:在近1000年前的南宋时代,出现了现代常见的渔具“轮钓”。这种杆今天应该叫做“八卦轮”。这表明了1000年前宋朝的科技文明是多么的先进和惊人。

我们怎样才能在这幅画中创造出感人的意境呢?由于意境是场景和情感交融的产物,画家必须从场景和情感入手,只有亲身体验场景,才能深刻理解客观景物的精神实质,在物体美的感动下产生强烈真诚的思想感情。客观景物的美,通过画家对陶铸的主观思想和感受以及艺术处理,可以创造出一幅融合场景的新意境的画面。

因为中国画家是一个与自然融为一体的人,他当然是一个在绘画世界中旅行的人。在欣赏大自然的过程中,他充满了观光、寻峰和画风。他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也不受他眼中所见的东西的限制。他在行动中超越时间和空间理解自然,并与我融合。画家应该对自然物体中的生命有一个清楚的理解,通过自然风景,他可以认识到人类的吸引力。画家打算传达人与风景之间某种默契的兴趣和意境。在绘画环境中最难创造的是宋代学者欧阳修所说的:“小桃丹波,其意义难以描绘,画家得到了它,观众可能不知道。”这是一种自满的情绪,很少有人知道。

意境的创造是在画面的空间处理和景物的布置中实现的。西方绘画使用几何透视、光影透视和空气透视来创造一种真正的空间感,这种空间感与我们在视觉上看到的完全相似。这幅画中的艺术形象就像镜子中的影子。越不真实,就越不真实。然而,我们中国画所创造的空间是一种心理空间,与眼睛所看到的是似是而非的。这是一种精神想象空间,类似于由音乐或舞蹈引起的想象空间。它不受实时限制。例如,只有在画家自己的头脑中才能自由地创造空间风景。它可以在有限的范围内画出几千英里的场景,并有一种近在咫尺、远在几千英里之外的感觉。阵列布局图的场景是虚拟与真实、有限与无限的辩证统一。充分利用“空白”创造环境,“白当黑”是中国画空间处理的最大特点。精通老子哲学的画家从不墨、画的黑色和真实部分,而是大胆地关注墨、白色和空白部分。在他们看来,真正的部分来自于空的部分。

清代笪重光从“有”、“有”、“空”、“实”的角度深入探讨了意境的建构。他认为绘画意境的创造必须重视对“存在”和“存在”的描写,而“空”和“存在”正是由此而产生的。他说:“在空旷的地方画画很难。真实的场景清晰而空旷。没有上帝的画。现实世界迫使上帝活着。位置相对比较粗糙,大部分油漆区域都是疣。真实和虚假的结合创造了一个没有绘画的美妙场景。”画家在有笔墨的地方,即有现实的地方寻找规律,在没有笔墨的地方寻找神圣的理由。精彩的风景在没有画的空白空间。这里的空白什么都没有,这正是老子“道”的原因。老子认为“道”似乎模糊不清。它不能被提及、命名或塑造。然而,在它深刻而黑暗的味道中,有事物和图像。“道”是一个无形的、无形的形象,它对前方、后方和眼睛都是不可见的。因此,老子称它为无形的“大象”。

《卜年图》中的唐代颜李奔

“看不见的大象”像一个僻静的地平线一样大,像什么都不是,像什么都不是,像空的一样。苏东坡的诗写道:“静导致群体运动,空导致接受各种条件”。这里的空白空间被转化为各种条件的存在。因此,画家们一直非常重视空场和空白空间的使用。他们不仅要在真实的地方画画,还要在空旷的地方画画。从一个非常规的角度来看,他们应该以虚拟的方式看待现实,不使用任何东西来制造东西,把白色算作黑色。从有笔有墨的真实场景到没有笔有墨的空旷地方,展现你在黑白之间的智慧和智慧,特别是以非凡的勇气和洞察力探索和创造绘画中的空灵和美丽。

《卜年图》中的唐代颜李奔

“空白”(Blank)是一种极其简洁的艺术语言,在画面布局中使用它来对比真实与想象,将真实与想象相结合时,可以清晰地突出主体的艺术形象。画家视白纸为宇宙中无限广阔的空间,在无边无际的山川中自由驰骋,站在无中生有的最高境界,画无云的山,把空白变成无垠的云海。在岸坡脚下画垂柳不会吸水,把空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江湖。朱庆·达画的是鱼,而不是水。夏桂画的《冷江独自垂钓》只画了一个老人坐在白纸上的小渔船上。这张纸充满了墨水,但却充满了水。画家在白纸上画了一群人字形的鹅,让观者在秋天感觉神清气爽,天空高高在上,云淡风轻,打破了南方雁行的美妙景色。唐严李奔在《卜年图》中描绘了唐太宗坐在一张白纸上会见西藏使节的情景。没有人会认为唐太宗是在荒野中,肯定会把皇帝周围豪华的宫殿和中国传统京剧的歌唱运动呈现在观众的眼前。这一切都反映了一种“无形的大象”和“无中生有”的至高无上、深邃无比、美丽无比的空灵之美。空寂美丽的风景是意境创造中最难找到的境界。这是我们国画中最高最深的意境。傅石宝先生一再教导年轻一代,没有绘画和欣赏绘画的地方。在绘画中应该小心使用空白。气的全范围用于激活脉搏,形象充满活力,是一部生动的气韵作品。因此,没有地方让绘画成为美妙的风景。(资料来源:艺术报纸)

甘肃快三 广东11选5投注 pk拾app 安徽十一选五投注 辽宁十一选五投注

版权所有deshmeaaj.com许由新闻 Copy Right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