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许由新闻 > 综合 > 周恩来巧用两句古诗破解人民大会堂设计难题

周恩来巧用两句古诗破解人民大会堂设计难题

2019-11-02 16:35:38   人气:317

温/南林

人民大会堂位于北京市中心天安门广场西侧,长安街西侧。它从西向东。它南北长336米,东西宽206米,高46.5米。占地面积15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7.18万平方米。这是党、国家和各人民团体政治活动的重要场所。雄伟庄严,设计和施工风格独特,堪称世界一流。然而,人们可能不知道周恩来在建筑设计上花了很多心血。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各部门都把办公室集中在中南海。中南海的房子数量有限。党、军队、全国政协、政府机关和安全部队都在里面工作,这使它非常拥挤。特别是1954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成立后,这里没有办公楼,但是中南海里挤满了党和政府的办公室。自然,有许多不便之处。

1956年,中国提前完成了第一个五年计划。经济实力大大增强,人民生活水平大大提高。特别是,全国人民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深刻变化。中国共产党在全国各族人民心目中有很高的威望。因此,从今年开始,中央政府计划在北京建造一个大礼堂,供中央政府举行会议。

周恩来将这些问题作为一个整体考虑后,提出建设一座中央办公楼,中间有一个大厅,这不仅解决了许多中央机构的办公空间问题,也解决了中央政府召开大型会议的问题。这一意见得到了中共中央其他领导人和各民主党派民主人士的一致赞同。然而,中央办公楼的位置需要作为一个紧迫问题来确定。周恩来经过慎重考虑,提出统一设计天安门广场时,应考虑中央办公楼,并考虑一万人的大会堂。

周恩来在天安门广场建设中央办公楼的计划是切实可行的,但他的意见有一点变化:在天安门广场建设的中央办公楼不是既有大会堂又有大会堂,而是专门用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大会堂的形式,规模在10,000人以上,在10,000人的大会堂内有中央办公楼的功能。这座万人大会堂的具体位置应在全面考虑天安门广场的建筑模式后确定。

1958年8月,周恩来提议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在北京建设一批重大建设项目,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展示过去十年的建设成就。这些建筑追求建筑艺术与城市规划和人文环境的协调。这些建筑完全由中国工程师和技术人员设计和建造。周恩来的观点和中央政府的设想是:在这些重大建设项目中,万人大会堂应该放在首位。其他项目包括革命博物馆、历史博物馆、国家剧院、军事博物馆、科学技术博物馆、艺术展览馆、国家文化宫、农业展览馆等。(它们后来被归类为“十大项目”)。这些主要建筑的竣工日期定在1959年国庆节之前。因此,在这些重点建设项目中名列第一的万人大会堂的建筑设计任务迫在眉睫。

周恩来与北京市委书记彭真、分管城市建设和规划的副市长万里谈论“十大工程”时,重点关注了大会堂的建筑设计。

◆设计师将周恩来介绍给人民大会堂的设计。

周恩来的意见是将全国知名的建筑设计师转移到北京参与这个项目的设计,集中在北京十大建筑上。他还特别提到了梁思成、杨廷宝、张凯基和吴梁勇的名字,并表示将邀请他们参与设计。根据这一意见,北京市政府立即以中国建筑学会的名义向全国建筑业发出邀请。由于各省、市、自治区领导高度重视此次邀请,30多名著名建筑设计专家在几天内来到北京。这么多知名专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被调任,真是奇迹。

设计和施工人员协调后,建筑设计团队也将以最快的速度组建。1958年9月8日,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北京市副市长万里在中央电影院向北京设计施工单位的专家做了动员报告。他指出,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明年大规模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展示中国在各个领域取得的成就。万里在讲话中强调,大会堂应该尽快建成。将邀请外宾和华侨参加国庆活动。当时,万里正在谈论建造一个万人大会堂、一个五千人大宴会厅和可供居住的酒店的规模。这些项目应该少而精,实用而美观。它不仅保证质量,而且注重艺术,必须具有民族风格和特色。

首先想到的是天安门广场的总体设计,因为根据中央的意见,“十大建筑”中的四个,即万人大会堂、革命博物馆、历史博物馆和大剧院,应该安排在天安门广场。这四座建筑在天安门广场的位置是一个需要提前考虑的问题。此外,他们的设计和建筑风格应该与广场形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为了设计大会堂,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人、学生、教授、Xi安设计院、清华大学建筑系等设计单位提出了建议。在短短一个月内,共提出了84个平面图和189个立面图。该图显示了他们取出的平面图(下层平面图)和立面图(上层平面图)。

当时,专家们分别制定了几个设计方案。这些计划充满了非传统的想象。其中一个甚至设计拆除正阳门塔和射箭塔,并在这个地方建造一个万人大会堂。周恩来没有对专家的设计采取简单的消极态度。他认为这些设计都有自己的优势,主要是从整体上考虑,从最好的中选择最好的。他要求北京市规划局对这些计划进行分析和总结,经过仔细的比较、研究和讨论,他选择了四个。这四个方案进入下一轮设计,进一步修改和完善,最终提出了一个更加成熟的设计方案。

此时,周恩来说,“我希望在下一轮设计中看到广场基本成型。”周恩来的话促进了设计的进步。专家们开始夜以继日地进行设计。周恩来还亲自参与了天安门广场的总体设计。周恩来胸怀宽广,让设计师和专家打破常规,放开设计。

周恩来特别考虑了天安门广场上已经确定的大会堂位置。他建议从天安门广场整体宏伟壮观的布局、中国建筑对衬砌的重视、周边建筑向广场中心的向心力以及中央工作的便利性等角度出发,将大会堂设计在天安门广场西侧。他的意见得到了参与这项工作的专家学者和组织指挥广场建设的干部们的一致赞同。根据这一想法,专家们进一步提出了广场四大建筑相互面对的初步方案,即广场两侧的建筑、东边的国家大剧院和历史博物馆、西边的万人大会堂和革命博物馆,这两座建筑相对分开,面向广场中央的人民英雄纪念碑。这四座建筑都是独立的,面积150米乘220米。它们从东到西都很长,从北到南都很短。

当时的天安门广场相当于五个巴黎协和广场、四个半莫斯科红场或40个威尼斯圣马克广场,是世界上最大的广场。如此大的广场两边的四座建筑的设计对建筑设计师来说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因为如果这四座建筑设计得太小,广场就会显得空无一人,不会有大的气势。然而,如果这四座建筑中的每一座都设计得太大,所占的空间将会很大,两边的两座建筑之间的空间将会显得拥挤。

周恩来也解决了这个难题。经过反复思考和实地考察,他最终决定,为了突出天安门广场的政治意义,国家大剧院将搬出广场,搬到大会堂的西面,革命博物馆和历史博物馆将在东面合并成一个博物馆,革命历史博物馆将在西面建造,只有大会堂将在西面建造。这一理念正好符合中国传统的“左祖右社”建筑模式。

市政厅的地址确定后,离中央政府要求的竣工时间只有一年了。最紧迫的任务是想出一个建筑设计方案。1958年9月,应邀来自全国各地的建筑专家抵达后,他们成立了市政厅设计专家组,实际上是在规划局的领导下。设计方案也是以北京规划局的名义提交的。参与设计工作的专家非常热情。设计于9月10日开始,9月15日,大会堂设计方案初稿提交。修改后,第二份设计方案草案很快提交。经过仔细讨论,专家组进行了反复审议和许多修订。9月20日,专家组提出了第三份设计草案。仅用了10天就提出了三份设计方案草案,速度相当快。

虽然设计方案的第一稿、第二稿和第三稿比第一稿更成熟,而且每一稿都经过规划局领导的认真研究和审议,但由于种种原因,这三份设计方案草案并不理想。上下都非常焦急,因为设计方案无法确定,后续的原材料分配、施工队伍的组织、破土动工等。,更不用说了。

建筑大厅的负责人向周恩来报告了情况。周恩来特别指示专家组不要关门,而是要开门并征求广泛人群的意见。周恩来特别强调,在为设计专家组挑选人员时,我们不应坚持一种模式。当然,我们应该邀请声誉卓著的老专家,但我们也应该邀请年轻的优秀建筑设计专家。应该广泛征求年轻一代建筑设计师的意见。年轻人中有许多优秀的建筑设计。他们的意见应该得到重视。根据这种观点,许多年轻的设计师被包括在专家组中。最后,年轻的设计师占了专家组的大多数,而且有各种专业的人。不仅专家组的年龄结构发生了变化,知识和技术的结构也发生了变化,形成了一个相互促进、相互弥补不足、共同提高的设计团队。

周恩来还指出,规划局不应该是唯一一个设计天安门广场建筑设计的机构,比如大会堂。我们应该胸怀宽广,打破建筑设计的孤立。我们应该集思广益。除了规划局的设计团队,我们还应该邀请清华大学和北京的建筑设计院分别制定一套设计方案。这样做的好处是,除了汇集我们的智慧,我们还可以参考不同的设计理念和风格,并有选择。根据周恩来的意见,北京市委要求清华大学和北京建筑设计院组织专家设计小组,以大会堂设计为主体,设计天安门广场的大会堂等建筑。

周恩来没有坚持一种模式,在处理设计方案时表现出宽广的胸怀。他可以做出任何设计风格并提出来。

北京非常重视这三个单位的建筑专家设计团队,并仔细审查他们的设计方案。在设计建筑方案的过程中,设计专家组提出了许多设计方案,每一个都有自己的优点,并进行了七轮评估和论证,但没有一个方案能令大多数人满意。主要问题是,随着设计项目数量的增加和新功能的提出,设计占地面积必须扩大。然而,中央政府规定的大会堂原建筑面积为7万平方米。虽然天安门广场已经很大了,但是建造大型建筑的面积仍然有限。广场西部和西南部的土地没有今天那么大。大会堂的功能不断扩大,但建筑面积却不能相应增加,令建筑师感到无用。一些建筑设计师将它描述为“一座螺旋形外壳的寺庙”和“戴着镣铐跳舞”。

到1958年国庆节,建筑设计计划还没有制定出来。此时,距离中央政府要求的竣工和使用还不到一年。北京的领导很着急,规划局也很着急,设计师也很着急。北京市委书记刘仁向周恩来汇报了情况,并表达了他的焦虑。周恩来安慰说:“别担心,大会堂可以在一年内完工,五年内修复。”但是周恩来比任何人都更加焦虑。当他意识到很难将建筑面积限制在70,000平方米时,他立即表示,打破障碍,根据实际需要进行设计,可以根据需要扩大面积和设计。周恩来的意见打破了原有的设计面积限制,为今天的人民大会堂奠定了宏伟的基础。

按照周恩来的意见,北京市委副书记刘仁很高兴立即找到了负责设计工作的同志,他说:“我们可以突破7万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和140米×270米的规划用地。为了突破建筑设计方案设计中的障碍,我们可以根据实际需要设计尽可能多的面积。目前的计划根本不需要。启动一个新的炉子,尽快为万人大会堂想出一个全新的设计。”

周恩来突破建筑面积的障碍后,设计专家组的成员非常高兴。他们终于能够着手设计了。突破建筑面积的障碍,下一步是设计大会堂的“造型”。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环节,因为建筑的“形状”在随后的内部结构设计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为了对整个计划有更直观的了解,当时的设计和施工部门也做了这样一个模型。从50年前的“沙盘”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大会堂和天安门广场竣工后将会多么壮观。

周恩来明确表示,他同意西方柱廊结构时,他仔细审查了设计师提出的初步计划。他再次向刘仁提出了这一意见。根据这种观点,设计师们很快就想出了一个新的设计方案:大会堂平面呈“凸”形,大宴会厅、大礼堂和常委办公楼从北到南依次排列。这三部分由中央大厅连接起来。舞厅位于二楼,大厅移到中西部。立面图采用总理在前几轮设计中批准的西部柱廊结构,设计高度超过皇宫。总的来说,这个设计势头很大。它不仅保留了中国传统建筑风格,而且吸收了当代建筑设计的元素。就材料使用而言,当时最先进的建筑材料基本上都被考虑在内。

这三个单位的设计专家组的每一位专家都在非常努力、非常认真地工作,也在抓紧时间。其中,规划局拥有最多的专家,最多的会议和讨论,最热情。他们已经有了设计的三个草案的基础,在收到周恩来的指示后,他们几乎不分昼夜地讨论和设计。经过讨论,他们进行了修改,修改的数量也很大。他们的努力引起了规划局和北京市领导的注意。

10月6日晚10点,北京和国庆工程设计总部的负责同志亲自将规划局专家组、北京建筑设计院和清华大学建筑系的三份设计方案交给中南海西华会馆总理办公室,并在向周恩来汇报时,要求周恩来对这些建筑设计方案进行审核。周恩来仔细听了报告,然后仔细看了各种节目。他认为北京建筑设计院设计的大会堂规划更好,建议各设计单位重新研究各自的规划。

◆1958年底,毛泽东、周恩来等人正在审查天安门广场和人民大会堂的建筑设计。

北京市和国庆工程设计指挥部的负责同志从中南海回来,向三个设计单位传达了周恩来的意见。这三个单位的专家非常重视这一意见。也许听到周恩来认为北京建筑设计院更好,规划局的专家们被感动了,想争取救济,所以他们行动最快。在听取了领导的沟通后,他们一夜之间讨论了此事,根据周恩来的指示一夜之间做出了改变,并很快提出了一个新计划。在征求全国意见后,专家组制定了84个平面图和189个立体图。

1958年10月14日,刚从外地回到北京的周恩来,立即要求他的秘书通知北京市规划局的负责同志到中南海来。他连夜在西华厅主持会议,审查大会堂的设计。会上,周恩来和与会同志共同审阅了清华大学、北京建筑设计院和北京规划局设计的三个平面图,并详细查看了这三个平面图的平面图和立体图。在三个规划中,清华大学和北京建筑设计院的规划规模较小,规划局专家组的设计规划为17万平方米,气势宏伟,有一个中央大厅。这使得周恩来在审查这三个设计方案时更加重视北京市规划局专家组设计的方案。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看出,周恩来非常喜欢规划局的设计方案。10月16日凌晨1点,周恩来果断地说道:使用北京市规划局的设计方案。至此,大会堂的“造型”设计方案已经基本确定。

大会堂的总体设计方案已经敲定,但仍有两个重要问题有待设计专家和学者解决。第一个是:有10,000人的礼堂占了170,000平方米空间的近一半。这么大的空间如何消除抑郁?第二个问题是:在像万人大会堂这样的大空间里,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尊严。一个普通人进入时会感到渺小和沮丧。新中国的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大会堂是人们讨论事务的地方。我们大会堂的设计必须让每个人进入时都感觉自己是大师。这是一个矛盾。

在这种情况下,专家们又想起了周恩来。1958年12月初,上述两大问题的专家张博前往西华会馆向周恩来报告。周恩来听后沉思了一会儿,吟诵了两首古诗:“晚霞与齐飞融为一体,秋水与天空融为一体。”听到这里,张博一时无法理解周恩来。周恩来笑着说:“当一个人站在地上时,他感觉不到天空有多高。当一个人站在海边时,他感觉不到大海有多远。“独自日落”这个短语应该会激励我们。为什么不从水和天空的意境出发,做抽象的处理呢?”周恩来用手打着手势,用铅笔在一张纸上画画,他说:“礼堂周围没有笔直的硬线,这有点类似于没有棱角的自然环境。天花板可以做成一个大圆顶,象征着太空。天花板和墙体之间的边界被做成一个大的圆角形状,连接天顶和四面墙。没有边、边和角,可以实现上部和下部的无缝集成,并稀释刚度和凹陷。”

◆在大会堂里,抬头可以看到“星星”。他们不会感到沮丧或沉重。

周恩来将两首古诗的意境与大会堂会议厅的设计联系起来,提出了全新的设计理念。这是当时建筑设计专家意想不到的。他们都钦佩周恩来。在他的两首古诗的启发下,那些无法通过深思熟虑解决的建筑设计问题得以成功解决。根据他的观点,大会堂会议厅的设计理念和规划基本确定。在随后的设计中,为了体现“水与天空同色”的感觉,礼堂的穹顶设计了三圈带有水波的暗光凹槽,这些凹槽与粘贴在周围的浅蓝色塑料板相呼应,当灯亮的时候,就像波光粼粼的水。穹顶上有将近500个小洞。当人们坐在观众席上时,他们抬头可以看到“星星”,就好像他们在广阔的夜空中,没有感到沮丧或沉重。礼堂的巨大穹顶上有数百万个小吸声孔。讲台上发出的多余声波被完全吸收,坐在每个角落的每个人都能清晰地听到演讲者的声音。大空间的两大问题已经从根本上解决了。

专家们在设计大会堂的“造型”时也考虑了室内设计。在周恩来亲自确认了大会堂的“形状”后,专家们开始了室内建筑设计。周恩来由专家设计。在与建筑设计专家研究和讨论设计方案时,周恩来把自己视为一个普通的参与者。经常出现的场景是,专家们坐在椅子上,周恩来站在旁边,与专家们讨论设计修订计划。这不仅是一个普遍的问题,也让专家学者们觉得周恩来是与他们合作的一员。每当周恩来和大家一起讨论和研究一个统一的理解,他就当场做出了及时的决定。这保证了大会堂的建设速度和质量。

◆蓝天下的天安门广场和日出下的人民大会堂庄严肃穆。

最终,大会堂形成了现在人们看到的这种格局:东门是人民大会堂的正门,也是万人大礼堂的入口。金黄色铜门上方悬挂国徽。门前广场供举行欢迎国宾仪式、检阅三军仪仗队用。进人

版权所有deshmeaaj.com许由新闻 Copy Right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