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许由新闻 > 旅游 > 十日谈|我到新疆去

十日谈|我到新疆去

2019-11-08 14:48:24   人气:2604

我去喀什不仅是为了看看南疆的风土人情,了解那里的文化和历史,也是为了感受上海在新疆的救援人员的热血和感情。

唐·容晖给我讲了一个关于“我要去新疆”的故事。我写下来了。

2019年7月,在上海最热的时候,我去新疆实地考察上海对新疆的文化援助。这是上海援助新疆的第九批干部。在喀什,我遇到了上海广播电视公司的高级技术干部唐·容晖。2017年,我加入了上海的第九批新疆援助队。他在上海新疆前线指挥部社会发展小组工作,还担任喀什地委宣传部副部长和喀什地区电视台副主任。

为了更好地宣传新疆,介绍新疆,讲新疆故事,唐·容晖充分发挥上海援助新疆的优势,大力支持拍摄大型纪录片《我去新疆》。“你有时间看看。八集电视纪录片从八个主题展开,即挑战、相遇、开拓、探索、灵感、跨越、回家和机遇。这总是很有趣。”

后来我读了《我去新疆》——1949年后,那些渴望和热爱新疆的人去新疆寻找爱和梦想。有名人、援疆干部、老百姓,还有海外商人、留学生和外国人。新疆有着独特的风俗习惯和多元文化,人物故事细腻生动。

每个人去新疆都有自己的故事。

我去过新疆三次。我也有一个故事。当然,这是我听到的和看到的——我去面试了,这都和上海干部援助新疆有关。

2001年9月。当时,阿克苏是上海在新疆的对口单位。晚上,我和一个上海人吴耀新一起走在阿克苏的街道上,当时他是援助新疆的第三批上海干部的领导人和阿克苏地委副书记。他陪我去地区招待所的食堂吃饭,然后从招待所后门带我去地委大院工作。门口像往常一样,停着一些“丰田”越野吉普车,夕阳照在吉普车的窗户上,反射出耀眼的光芒。时钟已经宣布8点了,中央电视台的黄金时段电视剧8点10分开始。我刚下班。人们仍然很忙。

两小时的时差。在国家地理的概念中,这仍然是“北京时间”。

2014年11月16日。我的笔记本上写着:“我想去喀什。踏上上海帮助新疆干部工作的土地。帮助新疆的上海市道路管理局干部杨忠良离开了,他的团队仍在那里。他的突然去世促使我匆忙离开,就好像我们可以在这个深秋和深冬之前到达喀什,感受属于他们的东西,上海干部在戈壁沙漠协助新疆的气氛,以及一种记忆。”当时,我去听风呼啸着穿过沙漠,听到了上海干部离开沙漠的呼声。三沙高速公路出现在这样一个戈壁沙漠中。似乎是几个世纪前的样子。

这一次,我们前往红旗浦边防站。喀喇昆仑公路全长400公里,从喀什到港口,穿过帕米尔高原到巴基斯坦,途经奥伊塔克森林、喀喇昆仑湖、穆扎塔塔(muztag ata)、石头城和公主堡。

在5200米的高度。早在1000多年前,这就是古代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关口。中国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离界柱7还有100米。呼吸急促,大脑并没有因为缺氧而停止想象。由于一面五星红旗,这个粗糙的表面正在一点一点地变化。空气仍然稀薄,像粗砾石一样重。看到年轻的中国士兵似乎是一种真诚。台阶看起来悠闲舒适。这时,空气中有一种温柔的感觉,像一个好人的微笑。这一刻很简单,一种简单的美。人和故事都在那里,相互交融。

喀什老城可以看到古朴和神奇诗歌的变迁。(程晓英)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 秒速牛牛app 1分彩官网 北京快乐8购买

版权所有deshmeaaj.com许由新闻 Copy Right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