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被曝“踩脑袋”执法 城管队长有啥底气号召骂记者

被曝“踩脑袋”执法 城管队长有啥底气号召骂记者

时间:2019-06-30 05:26:2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刺客 阅读:2082次

在西欧,平均每人每年要生产100kg的塑料垃圾。而在中国,是20kg,为西欧的1/5。

次生舆情往往是舆情应对欠妥的“副产品”。拿该事件来说,涉事城管队员拆违执法过程中的对错,在现有的法治框架下和规则参考系中自有公断。但不管怎么说,那位副大队长拉票般组织队员顶帖,难言妥当——此帖的内容可不只是自我正名,还将矛头对准媒体并带有辱骂字眼。这势必会引来排斥舆论监督的质疑,也容易在身份区隔、立场站队中制造群体间对立。

东城区:北京协和医院、北京中医医院、北京市隆福医院、北京市和平里医院

5月26日,常州钟楼城管在执法过程中,与违建业主发生肢体冲突,业主遭现场多名身穿便服的“社会人”踹头。5月29日,钟楼区城管局局长回应,这些穿便服的男子都是城管协管员。

涉事城管人员以顶帖回击的方式,应对媒体对本部门暴力执法的曝光,这无异于错上加错,将自身带进更深的舆论泥沼中也是必然。

对违建业主踹头,跟《城市管理执法办法》明确的“坚持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要求相悖——虽然踹头者系城管协管员,可在有正式工在场的背景下,涉事执法队伍难辞其咎。虽有反制暴力抗法的因素在内,可踹头也在暴力执法之列。错就是错,涉事城管局也用依规问责的“下文”,承接了公众对于其反思的期许。

什么叫“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袭击”?这就是:本来涉事部门已凭着事后应对(包括对事件发生经过进行还原、对执法副中队长免职),化解了部分因“带社会人‘踹头执法’”而来的质疑,没成想,那位副大队长又用一顿“神操作”——号召顶辱骂记者网帖,引发新一波质疑。

2017年金改5周年之际,我虽已“退出江湖”近2年,责任感驱使我“再作冯妇”。我与同事王俊禄合作,以《温州金融改革五周年:修复“温州信用”溢出“金改红利”》为题,重点反映金改三大成果亮点和可借之鉴:推进民间资本走向“阳光平台”、为中小企业“通脉活血”、倾力修复“信用破产”堤坝。2017年4月,该长篇报道分别通过新华社内部稿和公开稿发出。

美国联邦法官威廉·波利当天表示,科亨除了承认向国会撒谎外,还承认违反联邦竞选资金相关法律,在2016年美国选举日前夕按特朗普指示,安排向声称与特朗普有染的两名女性支付封口费,“意在影响选举结果”。尽管科亨认罪并与检方及主持“通俄”调查的特别检察官米勒合作,但这不能“把以往过错一笔勾销”。

东升村负责妇联工作的吴月团也是外来媳妇,她老家在广西南宁宾阳县,于2000年在广东打工时认识了丈夫阳飞兴,当年结婚,次年生子。如今,丈夫在外打工,她在家照顾孩子和老人,“家庭是要靠感情维系的”。

依法行政,拥抱舆论监督,是政府部门应有的“自我修养”。可涉事城管人员以顶帖回击的方式,应对媒体对本部门暴力执法的曝光,这无异于错上加错,将自身带进更深的舆论泥沼中也是必然。

2月2日,反诈中心接到事主李先生报警,称在微信上加了一个自称出售抢红包软件的人,通过微信向对方支付600元费用后,对方随即将李先生拉黑,无法联系。李先生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人要这个软件了。

康永库十分重视子女的品行培养,深知言传身教的意义。

“顶帖”也是一种立场表达。问责之槌才放下没多久,就以单位领导的身份在工作群里以“为钟楼城管点赞”的名义,号召队员对辱骂记者帖“顶起”,难免让人怀疑其反思态度不够诚恳。从公职人员职业伦理的层面讲,以职务身份带动下属去顶含有辱骂词汇的帖子,就已不合适。更何况,骂的还是基本上已做到兼听几方、平衡报道的当地媒体,这未免给人以不肯正视自身问题,反而用“抱团思维”排斥媒体监督的想象。

此事被报道后,引发关注。但就在日前,网上出现了一则为钟楼城管鸣不平的网帖,网帖直接辱骂记者“不是人”。钟楼城管执法大队一副大队长将其转到工作群中,号召同事顶帖。6月11日,钟楼区城管局对当地媒体回应,顶帖情况属实,也属正常行为,可以理解。在记者报警后,当地警方已介入调查。

2017年,中铝集团在中央企业中率先实施“双百分”考核——党建工作和生产经营考核各为100分,并且互为系数,两项考核结果相乘得出各企业年度考核结果,由此强化了党政同责的价值导向。同时,强化考核结果运用,将党建考核得分与领导班子薪酬、干部选拔使用、党组织评先评优挂钩。这使得集团内部形成了党政同责、一岗双责抓党建的良好局面,管党治党的氛围更加浓厚。

遗憾的是,这看似“妥善处理”的结局,却被涉事城管副大队长的号召顶帖之举给搅了。

不过,即使这样,仍然挡不住A股重要股东的套现冲动。例如,5月中旬美的集团(000333.SZ)创始人、实际控制人何享健减持套现11.2亿元,就在市场引起了广泛的争议。

北京PK拾